古念

古念=难产+文渣+有时候弧略长+毛病一堆

尊师解子稔
没屁放了

#魔道祖师#追凌#糖#搭档#
写手:古念     搭档画手:君霖绫
(三个片段都是糖可放心食用!一点点的欧欧西预警!跟搭档愉快的合作!)另注:稿子是昨晚夜半赶出来的不太确定质量……我也不知道写得怎么样……

【1】
  卯时,天微亮,云深不知处内还是一片寂静,但走廊上还是传来了来回走动的细微脚步声,弟子们小声交谈着,屋檐边上的几盏灯也还在幽幽亮着。
  蓝景仪看了下四下,确定没有人后,狠狠的拍了拍金凌的房门,压低声音喊道:“大小姐!你快点,等一下先生要责备了!”
  在房内的金凌一手穿起金星雪浪袍,另一手拿过朱砂笔,胡乱的蘸了几下,低下头来,正正经经的在眉心点上一点。
他嘴里还叼着金色的发带,听见人喊,微微皱眉,颇有不耐烦,含糊不清的说道:“都说了别喊我大小姐!快了!再等等!”
  “好了,景仪你也少说两句,阿凌,快点吧,待会先生真的要责骂了。”温润彷若温玉似小溪的声音缓缓传来,蓝思追站在蓝景仪身旁,一手负在背后。
  金凌点好朱砂后,也不管不得那么多了,一想到蓝启仁唠唠叨叨的责备和……和蓝家可怕的惩罚,他就赶忙小跑着出去,打开房门。
  “哎哟,你可算是出来了?”蓝景仪哼笑一声,双手抱拳,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快走快走,不然等一下又要听蓝启仁又要念经了……!”他瞪了蓝景仪一眼,双手扎起依然有些凌乱的长发,金色的发带顺着他的步伐来回飘动。
  蓝思追抬眼,忍不住轻笑,伸出手去,顺了顺他凌乱的头发,“若是知道要被责罚,阿凌你就不要起那么晚了。”
  “……?”见他们如此,蓝景仪嘴角抽了抽,下意识的将眼神飘到别的地方去,完了,思追这家伙该不会是……
  闻言,金凌瞪大了眼睛,一手拉过嘴边的发带,缠到头发上,注意点和蓝景仪根本没在一个频道上。
  “晚?!我在云梦能起这么早舅舅就不会打断我的腿了!”他忍不住嘟嚷着,虽然他已经是兰陵金氏的家主,有很多事情都需要他去操心,但是这次,却颇有不同。
  他前阵子打扰了舅舅的相亲,原本是跟着他们一块去夜猎的,刚好路过,一群人就忍不住在那边偷看起来,当看见舅舅支支吾吾的样子,他忍不住笑了出声,结果这一笑,被舅舅狠狠地瞪了一眼回来,脸都黑了。
  从那天起,舅舅就把他扔到了蓝家来,嘱咐蓝启仁多加惩罚,而金麟台那边,也由舅舅和泽芜君一起负责。
  三人聊着,也到了课室门前,前脚刚到,后脚便打响了钟声。
  金凌在心中忍不住松了一口气,抬起头来,脸色却变得僵硬了。
  不是?相比起蓝忘机,他更希望蓝启仁回来上课啊?!
  “含光君。”蓝思追眉眼温柔,一如既往的跟他打了声招呼,便入座了。
  闻言,蓝忘机点点头,视线扫了眼蓝景仪和金凌。
  “啊,哈哈……含光君……早上好啊……”金凌手心里渗出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说完话之后,便行动颇有僵硬的坐在了蓝思追的一旁。
  而蓝景仪,也好不到哪去,最多比他好一点,这里的小辈们对于蓝忘机都是敬畏的态度,金凌更是一见到他就觉得十分有压迫感。
  跟蓝忘机相处的最融洽的恐怕就是蓝思追了,能够面不改色,一如既往的跟他说话,毕竟是从小被他带大的……
  “翻书,习字,安静。”蓝忘机用淡色的眸子扫了眼下面的弟子们,清冷的声音让室内的温度瞬间就降低了。
  金凌背后发麻,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昨夜他可是背蓝家的家规背到夜半,折腾了一大晚上,到夜半寅时才勉强睡下,蓝思追都在隔壁催他好几次让他早睡了,他也没有理会,完了,今天早上起来就差点迟到,不仅如此,此刻还困得不行。
  若不是蓝忘机像刀子一样的眼神不停地扫过他,金凌保证,他此刻一定趴在桌面上睡着了。
  他强打起精神来,一手执笔,想要集中涣散的注意力,却发现根本就无济于事。
  天呐……他只睡了三个小时……怎么会有精神啊……
  蓝思追侧过头来,微微皱眉的看了他一眼,眼中稍有不悦。
  “……”金凌看着字帖,只觉得眼前愈发的模糊起来,忽然,“滴答”一声,一滴浓墨跌落到字帖上,迅速的扩散开来,也惊醒了半梦半醒的他。
  “含光君,我看那个金凌小公子好像精神不太好啊?你要不要让他……”不知何时,魏无羡已经盘腿坐在了蓝忘机的身旁,将身子半靠在他身上,覆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闻言,蓝忘机盯着金凌好一会儿,见他时不时打着瞌睡,点点头,又看向蓝思追。
  “思追思追,金凌小公子好像情况不是太好,你陪着他回房休息吧?”魏无羡唇角微扬,一只手搭在蓝忘机的肩膀上,云淡风轻的说道。
  “是,魏前辈。”蓝思追轻垂下眼帘,站起身来,扶起金凌。
  “……?”
  正在打着瞌睡,忽然被人扶起,金凌有些没反应过来,瞪着他,下意识的就甩开了蓝思追的手,轻声呵斥道:“你干嘛?!松开!”
  “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蓝忘机看了金凌好一会儿,神色不改,也不知道他内心在想些什么。
  被他看的心虚,金凌低下头去。
  “好了,阿凌,我先陪你回房休息吧。”蓝思追微微皱眉,再次拉过他的手。
  “啊?好……”金凌迷迷糊糊的看了他一眼,又实在不想被蓝忘机继续盯着,就点点头,任由着蓝思追带他出去了。
  刚走出房间不久,金凌打了个哈欠,只觉得眼皮沉重,也顾不得是什么地方,只觉得身边传来淡淡的清香味,很熟悉,是他很喜欢的味道,嗯……很让人安心的味道……
  蓝思追见他的头微微靠在自己的肩上,双眼闭上,嘴里不知道在嘀咕着些什么,又是喜欢又是香味的。
  有些无奈的拉过他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小心翼翼的扶着他回了房。
  房间距离课室也就一段小路的过程,不能说长也不能说短。
  金凌其实本来也没多重,自从当上了家主之后,更是消瘦了一些,蓝思追轻叹一声,摇摇头。
  回到房间之后,他小心翼翼的将金凌放在床上,随意的看了眼桌面,桌面上是一打厚厚的宣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蓝家的家规。
  见此,蓝思追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他这还真是第一次抱怨,为什么蓝家要有那么多的家规?
  给金凌掖好被角后,他正想起身,却不料被金凌一把扯住了衣袖。
虽然只揪住了一小片,但蓝思追还是一愣,坐在了床边,见金凌睡梦中脸色惨白,不由得握住了他的手。
  “娘……”
  听到他那一声细不可闻的呼唤,蓝思追轻垂下眼帘,抿了抿唇,是了,江夫人在阿凌很小的时候就走了。
  等金凌的手松了些的时候,他再次轻叹一声,从乾坤袋中拿出一把古琴,盘腿坐在坐垫上,手法颇为娴熟的拨弄着琴弦,泠泠琴声传出,不带别的灵力,就只是单纯的弹着琴。
  不知弹了多久,“咚咚——”姑苏最顶层楼上的钟敲响了,下课了。
  蓝思追截然停下,抬眼,果然,下一秒蓝景仪便推门而入。
  “你小声点。”
  闻言,蓝景仪一愣,眼神看了看还在床上躺着的金凌,点点头,便寻着位子坐下了。
  刚一坐下,便一脸的苦闷,“含光君说要罚,说我们三今儿个迟到了。”
  “什么时候?罚什么?”
  “嗯……应该是明天下课之后,还能是什么?肯定是倒立抄家规啊,唉……金凌就悠着点吧,幸好今天是含光君和魏前辈,不然要是先生的话,惩罚哪有这么轻?”
  蓝思追点点头,眉目间温柔星点,指尖又再次拨弄起琴弦来。
  见他如此,蓝景仪不由得瞄了一眼金凌,小声问道:“我说,思追,我感觉你对大小姐怪怪的啊?虽然……好像跟平时也没什么区别?”
  “铮——”蓝思追的手轻颤了下,他摇摇头,笑而不语。
【2】

  次日,下课之后。
  “蓝景仪,蓝思追,金凌,你们三个,去那边倒立默写家规!”蓝启仁看了蓝思追一眼,又狠狠地瞪了金凌一眼。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以前有魏无羡捣乱他的得意门生蓝忘机,现在有金凌捣乱他的得意门生蓝思追?
  “是,先生。”蓝思追轻笑一声,抬起头来,恭敬地行了个礼。
  金凌愁眉苦脸的拿过纸张和笔墨,跟着两人去了屋檐下。
  虽然说已经被罚过很多次了,但大多数蓝启仁罚都是单独罚,不会把他们放在一起罚,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昨天含光君看了一天就把他们罚在一块了。
  蓝思追一个翻身,单手撑着地面,嘴里叼着抹额,另一只手拿起毛笔,开始聚精会神的默写起来。
  而金凌则在他旁边,做着同样的动作,没过多久之后,他忍不住侧过头,有些好奇的看着蓝思追,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喂,蓝思追,你们是经常被罚抄吗?我看你们的动作都好像是一样的。”
  闻言,蓝思追侧过头来,刚想张嘴,却忽然想起了抹额还在口中,不禁微微皱眉,只是摇了摇头。
  “噗,抹额在的话就不能开口说话了?一开口就会掉啊,那你别说了!反正我也不想听!”金凌看着他,莫名其妙的从嬉皮笑脸,忽的就成了别扭的瞪着他。
  见此,蓝思追忍不住轻笑一声,他轻悄悄的放下毛笔,抬起头来,用另一只手小力的掰过金凌的脸。
  金凌转过头来,瞪着他,刚想说:“你有病?”,却不料他忽然凑了过来,唇瓣相触,抹额的一角被金凌压住,他瞪大了眼睛,完全不知所措。
  只有呆愣愣的看着蓝思追,半晌,听他轻声说道:“这样,抹额就不会掉了。”
【3】
  自从上回被蓝思追亲了一下之后,金凌看见他就别扭的很,不是无缘无故的发脾气就是自己躲开,蓝思追对此也只是笑笑。
  过了几天之后,江澄似乎是终于想起了自己把金凌丢到了云深不知处,带着他回了金家。
  然而,就在次日,蓝曦臣碰巧外出回来,在魏无羡的极力提示下,带着蓝思追一块去了江家。
  “舅舅,泽芜君来了!”金凌微微皱眉,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有些开心,但他一点都不想承认,只可惜,语气中还是透露了几分。
  “让他滚进来!”
  金凌正想回答,却见蓝曦臣已经到了门边,便点点头了,离开了。
  离开去哪?原本是想去书房的,但是路上遇见蓝思追了。
  “阿凌,巧啊。”蓝思追依然是浅笑着跟他打招呼,走近他。
  金凌面上的表情瞬间就僵硬,他按耐住那股想逃跑的冲动,硬是冲着他点了点头,“巧,真巧……”
  闻言,蓝思追微微挑眉,自然而然的拉过他的手,往前走去,“阿凌,我不太识这里的路,你带我去一趟云梦的祠堂?”
  “啧,你去哪种地方干什么?还有,你、你别老喊我阿凌……!”金凌轻啧一声,下意识的问道,随后,又看了一眼被握住的手,似乎能在上面看出个洞来。
  “啊,是魏前辈……”蓝思追思索了一会儿,话还没说完,就被金凌打断了。
  他有些不满的看向远处,“别说了别说了,我知道魏无羡事多。”
  “噗?”
  “别笑了!笑的看得我……看得我心烦!”
  蓝思追笑而不语,一路上二人倒也没怎么说话了。
  到了祠堂后,他的表情变得郑重了些,走上前去,开始跪拜起来。
  见此,金凌只以为是蓝家那什么该死的礼仪,他翻了个白眼,但是当看见“江厌离”三个字的时候,手还是握了握,轻垂下眼帘,感觉到鼻尖有些酸涩,他也跟着蓝思追一块跪拜起来。
  三拜过后,蓝思追眉目间多了一抹欣喜,“好了,阿凌,我们走吧?”
  “不是?魏无羡不是让你来拿东西吗?”金凌有些郁闷的看着他,稍稍不解。
  闻言,蓝思追摇摇头,“魏前辈只是告诉我说,云梦的祠堂里面有江夫人。”
  “你拜我娘干什么?”
  金凌心中忽然就升腾起了一股不太好的预感,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见此,蓝思追将手放在唇边轻笑一声,伸出手去,揽过金凌。
  猝不及防的揽住,脚步一个踉跄,直接扑到了蓝思追的怀里,忽然闻到了蓝思追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金凌不由得一愣,原来是他身上的味道啊……?
  还未从方才一系列的动作反应过来,金凌傻眼了,只能听见蓝思追温柔缱绻的声音从耳边传来:“阿凌,我当然是……来拜我娘啊。”

在结尾再说一下!搭档今早上下线下的匆忙,没有给图片打上水印,盗图自重,就这样。
最后我求求你们关注我∠( ᐛ 」∠)_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