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念

古念=难产+文渣+有时候弧略长+毛病一堆

尊师解子稔
没屁放了

#魔道祖师#问问题梗#义城组小朋友组天使组#古念

#魔道祖师#问问题梗#义城组小朋友组天使组#
(不虐不虐不虐!没有刀子,看完感觉自己恋爱和想上学系列,往期作品有其余成员!)

薛成美:
  他斜靠在门槛边,手中时不时的抛起又落下一颗糖果,嘴里还嚼着一颗,清风拂过,微微眯了眯眼,感觉到身后的风吹草动,哼笑一声,转过头来,看向你。
  “哎哟哟,怎么了?”
  见他的眼神落在了自己手中的书卷上,你赶忙说明了来意,同时有些不安的低下头去,不敢直视他。
  沉寂了半许,他夺过你手中的书卷,看也不看一眼,就扔到了一边的桌面上。
  听他笑道:“哎?可是我根本就没有学过呀?我怎么教你?”
  似笑非笑略带自嘲的语气淡淡的萦绕在耳边,你咬了咬下唇,眼神不禁意的落在了他断掉了的小指上,心忽然一颤,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见你的神情变得抑郁起来,他将手中的糖果放到你的掌心中,低下头来,露出一个笑容,可爱的虎牙点缀在唇边。
  “没关系呀,别学,谁逼着你学的?挖掉他的眼睛。”

晓星尘:
  你到的时候,剑风惊起了你面前的几片花瓣,花瓣飘起又缓缓落下,霜华在风中挥动,衣袖被风灌了个满盈,白绫纱带覆在眼前,温柔眉眼。
  察觉到你轻微的脚步声,他唇边缀了星点笑意,反手一转,挽了个剑花,霜华入鞘。
  “怎么了?”
  他的声音清澈柔和,似天边雪峰上的一捧泉水,缓缓流入心中。
  闻言,你回过神,快步走上前去,把问题跟他说了遍。
  他一愣,沉吟半晌,便颇有无奈的摇摇头,“这个问题你之前不是问过我了?怎么还是不懂?”
  你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别处,支支吾吾的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却听耳边一声轻笑,眼前白袖挥过。
  “无碍,下回若还是忘了,再来找我便好。”

宋岚:
  细雪飘飞在半空中,茫茫天地间,孑然一人,双手负在背后。
  你呼了口气,氤氲缓缓散开,脚步留在雪地中又被覆盖,还没走几步,他便转过头来。
  对上那双眼睛,你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脑中只剩下四个字:眼拥星霜。
  以至于他什么时候走到你身边都未曾发觉。
  “不懂之处,问便是了。”他低垂下眼帘,视线在书卷上扫了扫,声音略微低沉,带着寻常人没有的沉稳冷静。
  闻言,你干笑着说明了来意。
  他点点头,看了你一眼,似乎是看见了你眼中深处的忐忑不安,神色舒缓了几分,唇角微扬。
  “雪大,回去再给你讲吧。”

温宁:
  你轻轻的敲了敲门,此时天色已晚,夕阳已落,两盏昏黄的灯笼吊起来在屋檐边。
  “嘎吱”一声,门开了,瞧见来人是你后,他一愣,随即下意识的看了看你身后,“哎?一个人来的吗?那快进来吧,外面风大。”
  你点点头,步入房中,房虽简陋,但却温暖,他有些不安的看了你一眼,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我这也没什么茶水……”
  闻言,你赶忙摇头,将书卷递给他,把不懂的地方圈了起来。
  看见书卷,他眼中闪过异样的情绪,哪怕没有感觉触到那在灯光下泛黄的书页,但是熟悉的字句映入眼帘,脑海中便浮现出多年以前的记忆。
  很久很久之前,他也是岐山温氏的弟子啊。
  你屏住了呼吸看着他,他眼中流露出来的异样光彩是你从未见过的,奕奕神采。
  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出神已久,他眨了眨眼,抬起头来,干笑两声,忙道对不住,想在房中寻找笔墨,却也找不到,只好用语言跟你讲解着。
  他讲的细腻,一处都不曾落下,暖暖的嗓音听起来格外的舒服。
  “还有不懂的吗?嗯……那个,如果往后遇到不懂的,都可以来找我。”

金凌:
  你是在云深不知处找到他的,他正在自己的座位上趴着睡觉,头埋在双臂之下,周围的弟子们小声的交谈着,看样子,应该是下课时间。
  你走到他身边,碰巧,他抬起头来,眼神一下子便落在了手中的书卷上。
  “干嘛?有事?”
  你说明了来意,他不满的翻了翻白眼,看也不看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不会,去问别人。”
  闻言,你有些失落的点点头,正准备去问别的弟子时,却见他咬牙切齿的瞪着自己,低声道:“傻吗?!别去了,去藏书阁。”
  虽然不知道他这是什么反应,但倒是让你有些哭笑不得。
  路上,他看似不禁意的拿过书卷,来回的看了几遍,面上有些勉强的说了些,却都不到点。
  “好了好了,到藏书阁了!我说,你可别多想啊!我、我可不是因为你才来藏书阁的!我本身也要来这边查点东西……”
  “……喂,别自作多情!”

蓝思追:
  “铮——”泠泠琴音从房中传出,你刚到门外,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却听那琴音兀然的断开了,房中传来两声轻笑,“进来吧。”
  你推开房门,迎面而来的一股令人心旷神怡的檀香味,他在房正中习琴。
  见你犹豫不决,他的眼神便落到了你手中的书卷上,眸中笑意更深了些,“我猜……你是来问些问题的?”
  你猛地点头,将书卷递给他。
  他看了眼书卷后,微微皱眉,便有些头疼的看了你一眼,“这些问题不难啊,若是不会,到时候怎么过先生的测验?”
  闻言,你脸憋得通红,你也不想啊,但是这些问题你就是不懂。
  见你如此反应,他竟是“噗呲”一声笑了出来,随即,将书卷轻放在琴弦上,与你细细道来。
  当你全部弄懂的时候,时间不觉已经过了许久,他低下头,指尖抚过琴弦。
  “天已晚,不如留下来陪我习琴吧。”
  “往后的若是有不会的不来问我,到时候罚的可就是先生了。”

这个系列还差一点点……!下回出绵绵温情怀桑叔父师姐金子轩!求你们关注我_(:_」∠)_

评论(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