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念

古念=难产+文渣+有时候弧略长+毛病一堆

尊师解子稔
没屁放了

#魔道祖师#记云梦双杰#记师姐#

  【1】
    我是一棵在莲花坞正中的木棉,旁人赞我可遮天蔽日,也有人称我为莲花坞的“元老”。
    的确,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活了多久了,从我很小的时候开始,这里还不是莲花坞,可惜那时候未能吸取过多的天地精华,只能依稀记得一些不大管用的画面了。
    啊其实,我就是想说,这棵木棉树只是成精了而已……
    云梦江氏,许多记忆我都模糊了,日复一日的倾听着潺潺水声,听着人们的谈话,再看日月更替,日子就慢慢的过来了。
    但是我一直都记得,云梦江氏曾经,有三个人,两个孩子,一个姐姐。
    他们很久之前,喜欢在暖洋洋的下午,一同坐在我身边。
    眉秀似山,温婉清俊,她手中拿着书卷,我听到两个少年,一个喊她“师姐”,一个喊她“阿姐”。
    少女总是眉眼弯弯,浑身都散发着一股书香气,声音轻柔的似乎都要胜过清风了。
    我抖了抖叶子,几片几片的落了下来,眯眼,听着两位懵懂少年念诗。
    “云烟过眼朝复暮,残梦已渺茫,今宵荒城明月光,照我独彷徨。”
    绑着红色发带的少年心照不宣的抬头看着我,嘴里只是小声的嘟嚷了两句,而另一位紫衣少年,则是伸出手去,狠狠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认真点啦!”
    闻言,那少年故作吃痛的皱起眉头,手赶忙揉了揉被拍的地方,猛的跳开来,“哇别打!痛痛痛!”
    被他们俩这声音一搅和,我倒也觉得有趣了许多,这莲花坞,终于有人能陪陪我了啊。
    话说回来,那个紫衣少年我倒是认的,应该是这一代家主的儿子,那个温柔的少女,应是他姐姐了吧,嗯……那个红色发带的少年,倒是没怎么见过,但是我见他们三人感情甚好,大概是见过也没放在心上吧。

【2】
    小眯了一会,也不知道眯了多久,只是醒来的时候,依然还是暖洋洋的下午,细看他们的眉眼,却已经是长大了不少。
    “阿澄,阿羡,过来喝汤啦!”少女端着一小锅汤缓步走来,小心翼翼的将汤放到我身旁的桌子上,而后拍了拍手。
    “来了来了,师姐的莲藕排骨汤是最好喝的了!”红色发带的少年笑嘻嘻的接过碗筷,急不可待的喝了口。
    而后神色一僵,苦不堪言,咂了咂舌,含糊不清的说了句,“好……好烫……”
    “哼,活该你被烫,谁让你喝那么快的?”
    紫衣少年翻了个白眼,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却是已经拿过了一杯凉水递给他。
    瞧这他们如此,我倒也生出了几分欣喜,如果一直这样子,也很好啊,比往日的无趣可好多了。

【3】
    我又睡了一次,这次是彻彻底底的睡了过去,因为那一天实在是太美好了,听着他们嬉笑打闹的声音伴着水流,看着他们玩闹的场景和莲花,就睡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我依然不知道我睡了多久,只是……
    变了。
    变了好多。
    这不是我记忆中的莲花坞了。
    我记得以前的莲花坞,有莲花万里,潋滟晴阳,有莲藕排骨,少年紫衣。
   如今却是死气沉沉,天色压抑,菡萏不振,没有排骨汤飘香,更没有我熟悉的他们。
    不知道我沉睡的日子里发生了什么。
    但是在不久之后,我就又看见了那个紫衣少年,他长大了。

【4】
    那天紫衣少年来到我身旁,却什么也没说,面上的神情变幻莫测。
    直到后来,我慢慢的听说了一些事情,不一定是真相,但也差不了多少。
    江家那个小姑娘,啊,不是,是江家那位姐姐,已逝,生前嫁入兰陵金氏,喜得良人,膝下一子,名唤金凌,字如兰。
她叫做江厌离。
    而她的弟弟江澄,一人之力扛下云梦江氏。
    夷陵老祖,大概就是那个红色发带的少年了,我听他们说,是被江澄去一锅端了老巢的,大义灭亲,为民除害。
    我觉得不是。
    因为我看见了别人没有看见的东西。
    我曾见,他们年少无邪铭诸五内,也见他们情同手足肝胆相照。
    而如今,我看见他带着老祖的佩剑带了三个月。
    藏着他的陈情藏了许多年。

【5】
    又过了许久,我没有再睡过去了,我亲眼看着莲花坞慢慢的恢复了以前的生机,我也看见金凌了,他身边有条狗叫做仙子,倒是蛮听话的。
    只是,莲花坞有些空大了。
    大抵是少了些许人吧。
    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一个人,他身边跟着一位冷冷清清的白衣公子,那位公子抱着琴,面貌不凡,云纹抹额,我猜是含光君。
    同是那附近的几天,我听说,夷陵老祖回来了。

【6】
    我看见江澄跟发了疯一般的拿起了十三年前,他带了三个月的佩剑,随便。
    看见一个人便让人拔出,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拔出来,他崩溃了。
    我再一次见到当年那个红衣少年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忘了,但是他看起来好好的,就是灵魂换了个人吧,跟含光君倒也般配。
    而江澄,守着诺大的莲花坞,有些时候泽芜君倒也是会带着一位叫做蓝思追的小辈过来,金凌也懂事了些许。
    莲花坞慢慢的恢复了平静,一切似乎都跟以前的波澜不惊没什么不同,但是,似乎又全都不同了,这种感觉我不知道怎么说出来。
    倾听时间的缓慢流逝,伴河水潺潺,清风似乎夹杂着江上少年的打闹声,还有少女无奈的浅笑。
    我感觉有些困了,希望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可以看见江澄已有了一位贤妻,他们相濡以沫,举案齐眉,白头到老。
    愿他们合家安康,不再为往日忧愁。

【7】
    啊,瞧我这记性,我差点忘了,我不是一棵普通的树,不,我也并不是成精了的树……我是一棵神树。
    真的呢,只要是我许的愿望,睡一觉,醒来的时候就会实现!
    可是只有一个许愿的机会,我把这个机会,给了江澄。

【8】
    可我终究还是没有醒来。
    就如同他们所说的一样。
    “至亲五位,余生一人。”
    我最后的希冀也幻灭。

——end
2017.10.20 古念

评论(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