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念

古念=难产+文渣+有时候弧略长+毛病一堆

尊师解子稔
没屁放了

#魔道祖师#
#薛x你#
#ooc#
#日常合集#
【文手:古念by2729526668】
【搭档画手:孤影by3205637186】
跟神仙搭档——


1.生病

  清晨一大早,你便听到了他稍有隐忍的咳嗽声,赶忙小跑过来询问,他却不以为然的看向一旁,说道:“怎么可能?没有感冒。”

  闻言,你一怔,随即有些哭笑不得的摸了摸他的头。

  薛洋却恶狠狠地瞪了你一眼,拍下在他头上的手,“拿开,都说了我没有病!”

  你无奈的耸耸肩,笑道:“我去给你煲点药吧。”

  “你不要妄想我会喝下去!!!!我不喝!我没病!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噗……不信。”

  不久后,你小心翼翼的端来一碗汤药,一边吹着热气,一边就走到了床边,将碗递给他。

  薛洋颇为嫌恶的看了眼药汁,往后靠了靠,“我!不!喝!”

  你耐下性子,细声细语的劝着:“喝完了病才会好嘛……”

  见你如此,他敛声,端过药碗,猛的喝下一口,皱着眉头咽了下去。

  “这就乖啊哈哈哈,好好喝药,我先——”见薛洋开始喝药了,你心中舒了一口气。

  正打算去清理下煲药的炉子,刚起身,却被薛洋猛的扯了回来。

  重心不稳的向后靠去,他握住你的肩,唇瓣贴合,一股浓重的药味在口腔中扫荡。

  “……???”

  “闭眼。”

  我终于知道了我煎的药有多苦——结果后来薛洋跟我说,那天的药是他喝过最甜的。

2.画画

  今日你起晚了些,睁眼时已是日上三竿,却不见他的身影。

  走到客厅,才见他兴致勃勃的拿着笔在纸上写些什么,嗯……?不,不对,是在画些什么……

  听见你的脚步声,他握笔的手顿了下,随即放下,一把抓起纸,拎到你面前。

  微眯起双眸,露出阴森森的虎牙,得意洋洋的说道:“喂,这可是我画的你——好不好看?”

  大有你说一句“不好看”就拔出降灾的意味。
  你干笑两声,仔细瞧了瞧。

  活脱脱的四不像——不是人不是鬼不是狗不是猪,脸型画歪,头发散的像女鬼,一大摊浓墨,画中浓妆艳抹的也不知道是谁——

  在他的凝视下,你轻咳一声,抬头,与薛洋对视,用诚恳的目光看着他,笑道:“阿洋,我觉得你画的真是太好了,跟隔壁花怂怂写的字一样好看。”
 
  重点是,他居然真的以为我在夸他,怎么办,良心有点不安,在线等,急。

3.洗碗

  夕阳落山,桌面上的碗筷还未收拾,你瘫在凳子上,将目光投向了薛洋。

  他白了你一眼,一手拿过碗筷,“你想让我洗碗?”

  忙不迭的点头,在心中感叹居然可以在有生之年看见薛洋洗碗——死而无憾啊简直。

  “嗯哼,交给我吧。”

  看见他哼着欢快的曲调出门去,你惬意的眯起了眼。

  然后不过几秒后,薛洋便回来了。

  你:“你洗完碗了?”

  薛洋:“搞定了呀。”

  你:“……那碗在哪?”

  薛洋:“在溪边呢。”

  你:“你怎么不拿回来……?”

  薛洋:“被扔到溪水很远的那一头了。”

  事实证明,我在有生之年都不会看见薛洋洗碗,当然,哪天被气死了也不一定会看见。

4.背诗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大清早的,你就被他背诗的声音给吵醒,同时在心中暗叹真是难得,这小祖宗终于知道自己应该多背点诗读点书了吗?

  你打着哈欠起身,窗外天还未亮,灰蒙蒙的一片。

  瞧见你,薛洋挑了挑眉,手肘撑在桌面上,一手托着下巴,看向你,“怎么,看什么看,没看过我读书吗?”

  闻言,你打趣道:“是啊,今天下红雨呢?”

  他眯了眯眼,露出一个笑容,“我看今天也确实是下了红雨,不然怎么你这头猪起这么早了?”

  “……?”

  你气急,却知道自己根本斗不过他,也就懒得计较,瞟了眼他的书。

  却见他一把将书反过来压在桌面上,胸有成竹的看着你,“我可是背了一晚上了,绝对背的下来!”

  “嗯,那你背吧,我听着。”

  “黑云压城城欲摧——星河欲转千帆舞——”

  你嘴角抽了抽,神他妈的星河欲转千帆舞……

  “你……你是不是背……”

  薛洋笑眯眯的看着你,在手中把玩着降灾,“嗯哼?”

  “不——我什么都没说,你继续背。”

  听薛洋背书真是一件难熬的事情,可是没办法,我怂死了。

5.睡觉

  月上柳梢,几声鸟鸣在寂静的夜空中极为清晰,已近冬日,窗外的寒风呼啸,冷的你赶紧往被窝里缩。

  看见薛洋那双在黑夜中也亮若星辰的眸子,你有些恶趣味的伸出冰凉的手去,握住他的手。

  但是今日,有些不同寻常,他只是咒骂了一声,“……妈的你手好冷。”

  而后,竟然反握住你的手。

  你一怔,却听他低声道:“睡吧。”

  “……阿洋,你今天怎么了?”

  薛洋轻垂下眼帘,“我想起了一个人——他曾经也像你一样对我很好。”

  闻言,你抿了抿唇,心中已了然,却还是下意识的问:“……是谁?”

  “告诉你也无妨,是晓星尘。”

  “但是他还是离开我了——你要是也跟他一样离开我——那我现在就把你杀了。”

  对上他那对满是认真和偏执的眼眸,你忍不住笑出了声,“不会的啦,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没有回应了,你无奈的摇摇头,坐起身来,想去关小一些窗户,却被他扯住了衣袖。

  “你去哪?”

  “……我就是去关个窗,我一直都在这。”

  在他的注视下,你快速的关完了窗,跑上床去,瑟瑟发抖。

  倏然,薛洋从背后抱住了你,握住冰冷的双手。

  寒冬之意被驱散,你闭上眼睛,安心了几分。

  “呐,你要是哪天一个人走了,那我一定会找到你,然后将你碎尸万段。”
 

  其实薛洋晚上睡觉的时候真的很害怕自己一个人,但是他自己又死不承认。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