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念

古念=难产+文渣+有时候弧略长+毛病一堆

尊师解子稔
没屁放了

#魔道祖师#
#ooc#
#晓x我#
#日常合集#

文手:古念
画手:九溪 @惊风无衣

  双目覆纱,红梅艳然,蝶舞蹁跹流连指尖,星点笑意,缀眉秀似山。
  岁月静好,暖风熏人,愿时光定格。

舞剑

  天还没亮透,你被一阵清早的凉意惊醒,打了个哈欠后,竟睡意全无。

  起身,踏出门外,一抬眼,便看见他拿着霜华在红梅树下舞剑。

  霜华泛着清冽,寒风飒飒的吹着,宽大洁白的衣袖被风灌了个满盈。

  听见了你的脚步声,晓星尘眉目间多了几分温柔。

  利索的挽了个剑花,霜华入鞘。

  “起这么早?”手一抬,揉了揉你乱糟糟的头发。

  闻言,你回过神来,干笑两声,伸手抱住他,微凉的脸在他的衣裳上蹭了蹭,“被冷醒了。”

  “嗯……那再睡会吧,乖,我过会再喊你起来。”

  你乖巧的应了声,点点头,将脸埋在他的怀中,努力的憋着笑意。

  我一直没有告诉晓星尘,他那天舞剑的时候,嘴角边还有一些面团屑没擦干净,大抵是做早饭的时候留下的,但是那有什么关系呢?

  早饭是给我做的就够了。

喝茶

  冬日里,若说最合适做的事情,就是盘腿坐在毛茸茸的垫子上,然后看着他泡茶。

  看雾气升起飘散,看茶叶在水中聚散沉浮,最后品一室清香。

  呵,然而,你以为真的有那么惬意吗?

  在简陋的房舍内,寒天冻地的,那是直接把人冷的没法思考。

  南方人没有暖气的谢谢。

  你缩成一团,身上裹着大被子瑟瑟发抖,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依然还在从容煎茶。

  不知为何,晓星尘像是没事的人一样一点都不冷,穿得比你少,坐的比你直,顺带,走路也比你拽。

  白雾升起飘散,茶叶聚散沉浮,品一室清香。

  你猛吸了口气,而后两眼一翻,径直的朝着他怀中倒去,“好冷啊呜呜呜啊啊啊……”

  虽然不知道你在鬼叫什么,但是他还是笑着拥你入怀中,轻轻握住了你两只手。

  “喝点热茶,等会就不冷了。”
 
  喝了茶之后,爽歪歪的靠在他怀里,好像,这个冬天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最少我觉得还挺暖和的。

生病

  你脸色有些惨白的躺在床上,一脸病态,昏睡了过去。

  晓星尘皱眉,给你掖了掖被角,而后拿起一条温热的毛巾擦了擦你的脸。

  似乎又是觉得做的不够,把毛巾放下后,干脆握住了你冰凉凉的手,试图让它变得暖和起来。

  直到闻到了一股药的味道,他才小心翼翼的起身,装起一碗煎好了的药。

  放在桌面上,面上反而浮起了自责之色,嘴里碎碎念道:“怎么就没有看好她呢……”

  你动了动手指,他一怔,随后与你十指相扣。

  试探性的问了一句“醒了……?”

  没有得到回应之后,便继续守着,等你醒过来。

  其实我在闻到药味的时候就醒了,只是我没有睁开眼睛,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趴在床边睡着了。
  药再苦是他煎的我也喝。

做菜

  今日你忽的心血来潮,醒的比他还要早些,一大早起来兴致勃勃的跑去厨房,拿起食材就是一顿瞎折腾。

  他有些无奈的在一旁看着你,全程看下来那是提心吊胆的,生怕你拿着菜刀的手一个不稳,就伤到了自己。

  你看着面前的瓶瓶罐罐,有些犹豫的拿起了一瓶粉末状的东西。

  将它倒进了锅里头。

  晓星尘:“……那个,嗯……你刚刚放了什么进去?”

  你:“盐。”(迷之理直气壮)

  晓星尘:“……嗯,没事。”

  你再次拿起另一瓶,虽然不确定自己手上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但你还是义无反顾的倒了下去。

  晓星尘:“……我觉得这油可能会烫伤你……要不,还是我来吧。”

  你:“不不不,不用,我自己来。”

  你:“我可以的。”

  晓星尘:“……”

  不久后,菜做好了,你看着这一盘颜色鲜艳明亮的菜,有些开心,而后期待的看着他。

  他从容淡定的吃了口,动作流利。

  你:“怎么样?好不好吃?”

  晓星尘:“好吃。”

  你:“那我以后天天做给你吃吧!”

  晓星尘:“……不,那样子你太累了,还是我来吧,不能让你受苦。”

  在晓星尘的连哄带骗之下,我居然真的只做了一次菜,但是后来,我发现他给那些瓶瓶罐罐都写上了字。
  我恍惚想起来,我那天倒进去的两瓶东西,一瓶是胡椒粉,一瓶是糖。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