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念

古念=难产+文渣+有时候弧略长+毛病一堆

尊师解子稔
没屁放了

#梗:湖中对饮#
#原创bl#
#瑾穆cp#
#短篇#
#刀#

by古念

    夜幕降临,月亮静悬在半空中,长安城的大街小巷无一不充斥着欢愉的气氛,孩子们在嬉笑打闹,商贩们在大声吆喝,整个世界都热闹非凡。

    今日是上元节。

    一条飘满莲灯的河道隔绝了两个世界,一边欢愉万分,一边却是万籁俱寂。

    蒋穆有些不安的坐在小亭子边上,盯着河面上五彩缤纷的水纹出神,以至于洛瑾瑜什么时候到了也不知道。

    直到对方轻轻的用玉瓷酒杯敲了敲石板桌面,发出声响,他才回过神来。

    “啊,你来了……”

    蒋穆强颜欢笑着,打了声招呼。

    闻言,洛瑾瑜应了声,垂眸,拿起酒瓶,斟上了两杯清酒,月光洒在酒瓶上,折射出一片清辉。

    他将酒杯推到蒋穆面前,全程一眼也没看过他,自顾自的抿了一小口,眼神投向了对面的繁华街市。

    见此,蒋穆的手颤了颤,拿过酒杯,不知怎的,手就是止不住的发抖。

    “啪啦”一声,酒杯倏然摔碎在地面上,酒水顺着青石板的纹路流动。

    他唇角扯了扯,低声道:“对不住……”

    “……无事。”

    听到熟悉的声音,蒋穆望着酒水里的倒影,似乎看见了当初两人相遇时的情景。一时间眼底有些泛酸——

 
    “嗯……你怎么一个人在这?”洛瑾瑜蹲下身来,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脏兮兮的少年。

    那时他已贵为太子,而蒋穆,只是一个无名的落魄街头的流浪儿。

    蒋穆眼神躲闪,往后退了退,“没人要我。”

    “……???”

    闻言,洛瑾瑜竟是忍不住笑出了声,也不嫌弃他身上的脏,拉过他的手,碎碎念道:“这有什么,我要你啊,我看见你好多次啦,以后不要被人欺负了。”

    “来,喝下这一杯酒,我们就是兄弟。”

    蒋穆一怔,他的确是刚被人欺负完,这人……

    见他走神,洛瑾瑜不满的在他眼前挥了挥手,“喂,你倒是快喝啊。”

    “啊,哦……好,好的!”

    蒋穆手有些颤抖着拿过酒杯,有些在怀疑自己在梦里,忽的,手一打滑,酒杯竟是摔碎了。

  酒水顺着青石板的纹路流下。

  他有些惊慌失措,忙道:“对不住对不住……”

  却不料洛瑾瑜轻笑一声,像变戏法似的又拿出一个酒杯。

  “无事。”

  洛瑾瑜把眼神从对面收回来,看了眼出神的蒋穆,再次拿起酒瓶,倒下了另一杯。

  “蒋穆,喝下吧。”

  他的话把蒋穆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闻言,蒋穆紧盯着那酒杯,声音染上了些许不易察觉的哭腔,问道:“……我们一定要这样吗?”

  然洛瑾瑜像是没听到他这一句话一样,径直的喝下了自己的那一杯酒。

  声音内听不出他的任何感情,但他平淡的话语却是让蒋穆如坠地狱的开端。

  “这一杯,祝你前程似锦。”

  一语罢,他抿了抿唇,又斟满了酒杯,一饮而下,声音清冽,“第二杯,祝你往后平安无事身体安康。”

  还剩下最后一杯。

  蒋穆死盯着他,浑身都在出着冷汗,脸色惨白,下意识的摇摇头,央求道:“瑾瑜,别这样……不要……”

  洛瑾瑜看了他一眼,毫不犹豫的喝下这最后一杯。

起身,没有丝毫的留恋转过身去,披风下的手却握成了拳头。

  他狠狠地闭上眼睛,连他自己都未曾发觉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最后一杯,愿你我二人此后平生再无瓜葛永不相见。”

  “蒋穆,饶了你自己吧。”

  “我走了。”

  空荡荡的亭子里只剩下蒋穆一个人了,他双目空洞的看着那杯还未来得及喝下的酒。

  慢慢的,他抬手,拿过酒杯,颤颤巍巍的喝了下去。

  洛瑾瑜……洛瑾瑜……
 
  洛瑾瑜,当今圣上,他救赎天下苍生百姓,平息战争,换他们一世平安。

  同样也是他……给过我温暖,将我从地狱之中救出的人。

  现在却推我坠入深渊,让我万劫不复。

  你舍不得负天下,却舍得负我。

  我恨你。

  可我也爱你。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