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念

古念=难产+文渣+有时候弧略长+毛病一堆

尊师解子稔
没屁放了

#忘羡#

“你没有如期归来,这正是离别的意义。”
  ——北岛《白日梦》

  私设:羡羡没有被献舍。

  一片青山绿水处,人烟稀少,月色正好,琴音渺渺,只有一座简陋的茅屋立在竹林之间。

  铮铮琴音从房中传出,蓝忘机闭着眼睛,两鬓已白,只剩于惊人容貌不曾改变。

  双手在琴弦上来回拨弄,半晌,喉咙间一股血腥味涌上,他忍不住将手放置唇边,轻咳两声。

  手心一片湿濡,瞥见那血色骇人,他唇角扯了扯,满目凄凉,却发不出一个音节。

  含光君前半生逢乱必出世人赞,后半生问灵天地无人应。

  胡乱的擦了擦血迹,又继续弹起问灵来。

  “魏婴,在何方……?”

  “可归乎?”

  一曲闭,蓝忘机只觉得心口处绞痛不已,他抬起头来,看向窗外。

  窗外月光清寒,透过纱窗,似乎有一紫衣少年,坐在屋檐上喝着天子笑。

  抿了抿唇,手颤抖着抚过琴弦,一连下竟弹错了好几个音。

  他啊……这一生,全部给了一个不会回来的人。

  逢乱必出是为他,问灵天地是为他。

  他以为他会回来的,这只是他以为。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逢乱必出,问灵一曲,明明在心底里面,已经承认他不会回来这个事实了,可还是抱着执念和一丝飘渺的希望。

  倏然,唇齿间弥漫了血腥味,蓝忘机只觉得喉咙灼痛,血迹滴落在琴弦上,发出微弱的嗡鸣声。

  试图将手覆上琴弦,再弹一曲问灵,却已经连拨弄琴弦的力气都没有了。

  “……魏婴。”

  “咳咳……”

  无力的瘫坐在地面上,闭上眼睛,心中竟有几分释然。

  很快,就可以去找他了吧。

  死一点都不痛苦,痛苦的是你活着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归来无期,纵百年也是徒劳。

  “你没有如期归来,这正是离别的意义。”

评论(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