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念

古念=难产+文渣+有时候弧略长+毛病一堆

尊师解子稔
没屁放了

《Neo sanctuar》

#偶像梦幻祭歌曲衍生#
#非同人#
#bl#

算是一个速产物品,先提前说好了orz,这个质量不保证,因为后期写的很烦躁这样,我还是清楚的,没有进行二修 这个是初稿(有勇气,我准备好脱粉了哈哈哈哈哈哈)

☆bgm:Neo sanctuar

《Neo Sanctuary》(新圣域)


——

  “你有洁白的翅膀,头上还有光圈,和一双蓝色的眼睛……你是天使吗?”
  “是,亲爱的,我会帮你驱赶梦魇,请不要独自一个人哭泣,在天亮之前我都不会离开你身边,快睡吧……”
  男孩抽泣了两声,紧紧地握住天使的手,闭上沉重的眼皮。
“能……能不能在天亮之后,也不要离开?”
“嘘——唯独这个问题不能回答你。”

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你,小少爷。

——

  天亮了。
  阳光透过屋顶的木板照射下来,残破不堪的小屋子变得敞亮,躺在床上的男孩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下意识的看向了一边。
  没有人。
  可是他昨晚上真的看见了天使……
那是一个很温柔的天使。
还没从思绪中回过来,屋子的大门忽然被踹开了。
“哇,没人要的小破孩居然还没起床哈哈哈!是因为没有爸爸妈妈教过吗!”
几个成群的孩子恶劣的走进屋子,肆无忌惮的嘲讽着。
“你这里的空气还真是很恶心,到底是怎么生活在这里的啊?啧啧啧。”
男孩看见他们,瞳孔猛缩,下意识的往后靠了靠,身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我不是……我有爸爸妈妈的……”喃喃自语着,眼泪涌上眼眶。
“哦~那就是你爸爸妈妈不要你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
“咦——哇,你这里居然有一把很新的小提琴,快说!你是从哪里偷来的?!”
领头的孩子拿起小提琴来回看着,恶狠狠地凑上前去。
男孩咬了咬嘴唇,“我没有偷,那是我爸爸留给我的。”
“不说?不说出来就揍你!”
“我没有……没有偷东西……”
他揪着单薄的被子,在心里懊悔昨晚上应该收进去,不能让他们看见的。
那把崭新的小提琴是他的全部,是他的唯一。
是唯一父亲留下来的很珍贵的东西。

——

  “兄弟们,打!”
  拳头打在脸上,一片火辣辣的疼,鞋子踩在身上,昨日还没结疤的伤口又渗出血迹来,数不清的咒骂和嘲讽。
  以及恍惚之间,世界一片空白,只听到了不知道是哪个人说:
  “你这种垃圾,为什么还活着?怎么不去死啊?”

——

  “我……我不是。”
  他记得很清楚,他很小的时候是住在庄园里最幸福的孩子。
  他的父亲是功勋累累的长官,母亲是出色的音乐家,爸爸妈妈没有抛弃他,从来没有……
  只是那一天,他们付出了生命才把自己救出来。

  无助的孩子抱着崭新的小提琴不停的跑,脑海中深深的印着父母的笑容,和一大片从他们身上流出来的血。
 
——

  “哈哈哈居然晕过去了吗?别管他了,这么贵的东西一定是他偷来的,我们走吧。”
  不要走……还给我……
  “啧啧啧,也不知道是怎么偷来的,连名字都不一定有的脏东西。”
 
——

  伤口不断的涌出血,衣服已经变得血迹斑斑,脏乱的脸上有好几道划痕。
  他醒了,手颤抖着摸了摸伤口,恐惧像将来到来的黑夜一样占据了他的内心。
  锁在墙角不住的发抖,双手环住双膝,将脸埋在双臂之下。
  眼泪渐渐沾湿了一大片的衣服。

——

  一双手抚上他的头,抱住了他。
  “呜……呜呜呜……”
  男孩忍不住将头放在天使的肩膀上嚎啕大哭起来,哭的撕心裂肺,快要喘不过气来。
  他感觉到自己的衣服也有些湿润了,一下子愣住,侧过头来看向天使。
  “呜……你不是天使吗?你为什么会哭?”
  天使的手怜惜的撩起他额前的碎发,拂过他脸上的伤口和污垢,将不该存在的东西一一洗净,最后头抵着他的额头。
  湛蓝色的眼睛里有着复杂的情绪,看不透的颜色和情感。

  “你笑的时候我也会笑,你哭的时候我就忍不住哭了。”
  “天使的眼泪是没有尽头的,所以……请你不要再哭泣了,我会一直都在你身边的。”

——

  “天使是喜欢我的吗……?全部人都不喜欢我,喜欢我的人都已经不在了,剩下的人讨厌我,欺负我……”
  他抬起眼睛,看着他,有些紧张和不安。
  “喜欢。因为他们是‘人’,所以才讨厌你,但是我不是,我是天使。”
  “我知道小提琴不是你偷的。那把小提琴是你的全部。”
  天使温柔的说着,看着伤痕在慢慢的恢复,眉头皱了皱。

  “那真是太好了……”
  “天使现在也是我的全部。”

  “小少爷,你也是我的全部。”

——

  男孩睡过去了,他又问了跟昨天一样的问题,紧盯着天使的面容,“你……你天亮了,就会离开吗?”
  天使笑了,洁白的羽翼包围住他,握住他的手,“我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你身边一步,只是你没有发觉。”
  “可是我醒来的时候你就不见了。”
  “我在你心里。”

——

  天亮了,男孩揉了揉眼睛,新的一天,新的噩梦。
  等待着那群人的到来。
  忽然,有人敲了敲门,他小心翼翼的拉开了门,地面上摆着他的小提琴和一张纸条。

  “Blessing form angle.”
  天使的祝福。

——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那群人没有过来欺负他。
夜幕渐渐降临,月光倾洒而下,他拿起小提琴,摆在自己的肩头,犹豫了一下,拿起弓,抵在琴弦上。
华美的乐声从小屋内传出,月光满溢大地,似有微风吹过带走小提琴的声音。
沉重华丽,悲哀的像在哭泣。
天使就坐在男孩的后面,轻轻地跟着吟唱。
完美的结合,天籁之音,悲到深处,心灵的颤动。
男孩转过身,放下小提琴,看着温柔的天使。

唇角上扬,抱住他,”Blessing form angle.”

——

  “他们要来了。”天使反抱住他,手在男孩的背上轻轻地拍着。
  男孩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谁?”
  “全部讨厌你,欺负的人。”
  “小少爷。”
  轻轻地一句“小少爷”,男孩手颤抖了下。
  “包括那些杀了我父母的人吗?”
  “当然。”
  天使闭上眼睛,递出一朵鲜红的玫瑰,别在男孩的衣服上。
 
“要开始演奏了。”

——

  脚步声和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大,他们正在靠近,男孩深吸一口气,拿起小提琴,问道:“他们看得见你吗……?”
  天使摇了摇头,轻轻地在他脸上留下一吻。
  “不。他们看不见我。”
  “那为什么我能看见你?”
  “因为我在你心里。”
  “或者换个说法,我爱你。”

——

  在人们拿着火把打开门的那一刻,小提琴华美沉重的声音响起,天使戴上手套,低垂下眼帘。
  低吟加入了这场盛大的演奏,人们惊恐的看着四周,疑惑歌声从何而来。
  “将死之人才能听到天使的声音。”
  “那么……”

——

“用残酷的微笑维系住希望,用歌声使这刹那停滞。”
——fine《neo sanctuary》
——

  “跟我走吧,小少爷。”
  天使的洁白羽翼包围住了他,他看不到任何的东西,只是一直在拉着小提琴。
  外面的嘈杂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消失,男孩手有些颤抖,抬起头来,看着天使完美的面庞。
  “去哪……?”
  天使抱住了他,温柔而缱绻,在他耳边轻声吟唱。

——

  “赋予绝望中盛开的花朵以光明,赐予你以永恒的秩序。”
                                ——fine《neo sanctuary》
——

  男孩觉得眼皮沉重,头昏昏沉沉,握着小提琴的手也开始拿不稳。
  天使将他稳稳地抱在怀里,血腥的场面不能让他看见,所以才一直抱着他。
  男孩彻底的闭上了眼睛,倒在天使的怀里,手紧紧地握着小提琴。
  “小少爷……晚安。我爱您。”

——

  天使的低吟在耳边,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轻飘飘的,睁开眼,小提琴还在自己的手中。
  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天使,男孩拿起小提琴,顺着他的歌声开始演奏。
  天使巨大的羽翼开始挥动,身边的风景不断的变幻,最后变得只有一片纯白。
  “天亮了……”
  “你会走吗?”
  “我们的合奏永不结束。”

——

  “你是天使,你爱着世人吗?”
  “小少爷一个人可以抵得上世人。”
  “嗯……那我觉得你更像堕天使。”
  “如果那样可以让我的心里只放下您,我愿意成为那种在正与恶的徘徊边缘的东西。”
  “那我现在还活着吗?”
  “活着。”
  “嗯……?我在哪?”
  “在我心里。”
  “这里只有你一个人。”

End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