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念

古念=难产+文渣+有时候弧略长+毛病一堆

尊师解子稔
没屁放了

《妄想症钢琴家》

#原创#
#bg#
#《月光》歌曲衍生

《妄想症钢琴家》


——

  “咚——咚——”钟楼在寂静的城市里敲响,月光温柔的降临在波澜不惊的海面上。
  风拂过海面,偷走了月光几分美丽,来跟婉转柔长的钢琴声共舞一曲。
  身穿燕尾服的钢琴家坐在钢琴前,指尖在琴键上跃动。
  微弱的星光在他金丝边的眼镜上流连,映照他俊美的侧脸,睁开眼睛,钢琴的声音戛然而止。
  午夜的精灵在他的唇角边印下一吻,碧绿的眼睛里正在编织梦境。
  她的手轻轻地按上琴键,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答应我,这是最后一次见面。”
  钢琴家握起她的手,眼睛里闪过悲恸,在手背上回应她的吻。
  “好,答应你。”

——

  “他又来了……”精灵坐在最高的树梢,看着树底下的少年。
  风吹过树叶发出的沙沙声仿佛带着魔力,跟他的琴音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少年沉浸在音乐的世界中,临海森林的寂静让他的灵感喷薄而出。
  精灵的头歪了歪,看着他。
  少年是从上个月才搬来这附近的,这片森林人迹罕至,但却美丽至极。
  他把钢琴搬到了森林中最高的树下,每天晚上就来这里弹琴。
  精灵托着下巴,闭上眼睛,细细的品味这些无人知晓的天才之作。
  她的预感是不会错的,这个人,总有一天要扬名世界。

  “真好听啊。”
  在曲子结束的最后一个音符,有人在树梢上这么说着。

——

  少年抬起头,看看树梢,上面什么也没有,那刚刚那个声音是谁说的?
  他疑惑的摇头,只觉得自己是弹琴太过于投入出现了幻觉。
  手再次触上琴键,美妙的音乐响起。
  “咚——咚——”午夜的钟从远方的城市里传来。
  精灵在他的身边随着琴音起舞,树叶跟着她柔美的动作转动,脚步轻点在草地上,萤火虫落到她的指尖。
  少年看着眼前奇异的场景,他甚至觉得有人在跟着他的音乐跳舞。

——

  最先出现的是精灵的翅膀,上面有着复杂的花纹,接下来是她轻盈起舞的身姿,最后是她那双深邃的绿色眼瞳。
  这是一个有着一头金色长发的女孩,她的笑容比大海纯净,眼睛比头顶的星空明亮。
  少年屏住了呼吸,琴音却从未停止,他觉得这是平常人所不能看到的美丽的存在。
  曲子结束了,他呆呆的看着精灵,灵魂像是要被她的眼瞳深深的吸进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年回过神来,站起身,对着她伸出手,低下头去诚挚的做出邀请,“这位美丽的小姐,能有幸与您共舞一曲吗?”
  精灵笑了笑,搭上手去,“当然。”
 
  布满繁星的森林下,微弱的亮光映照着两人的影子,风和海浪的声音成为最佳的音乐伴奏。

——

  少年的琴音总是轻快明亮的,带着大自然明媚的气息,这一点总是让精灵着迷。
  她无数次的称赞这琴音,也无数次的安慰少年,因为知名的钢琴家都不欣赏他的曲子。
  “为什么你认为我的曲子是最优秀的……?”少年有些丧气的坐在树底下,静静的看着那台钢琴。
  精灵握住他的手,身后的翅膀轻轻地煽动着,“因为你的曲子是最安静自然的。”
  少年似懂非懂,只是低垂下眼帘,反握住她的手。
  心跳声似乎能通过掌心传达,幽静的夜里他脸上浮起红晕。

——

  “今天有个孩子被我的音乐吸引住了。”他笑着弹钢琴,满心的喜悦用注视着精灵的视线传达。
  精灵的手抚上他的琴键,与他合奏,“因为孩子的心灵是纯净的,你的音乐有共同之处。”
  少年深吸一口气,转过头去,看着她,“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
  精灵愣住了,她小心翼翼的靠近少年,看着他的神色越发的紧张,最后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地吻住他。
  少年的脸倏的变红了,手捧住她的后脑,反守为攻。

——

  “呼……那么,这位美丽的小姐,你的名字叫什么?”
  “不能告诉你,这是秘密。”
  少年有些失落,眼前的人是他捉摸不透的,她身上的许多秘密他都未曾知晓,或许,他一个都不知道。
 
——

  “不,你刚刚就知道了一个我放在心里最深的秘密。”
  “什么?”
  “我爱你。”

——

  那个萤火虫四处飘飞的夜晚,带走了精灵的话,飞进了少年的心里,永久的烙印在那上面。
  少年戴上了一副眼镜,他赫然在精灵的陪伴下长大了。
  在盛大的音乐演奏会上,精灵站在他身边,看着台底下的人们为他热烈的鼓掌,他们脸上是狂热和痴迷的神情,这个一直不被其余知名钢琴家认可的天才,终于还是拂去了表面的灰尘,露出了最耀眼的那一部分。
  他站起身来,对着观众席深鞠躬,而后看向了一边的精灵。
  精灵牵住他的手,他的手在轻颤,他有些不知所措。

  “我说过的,你的曲子是最优秀的。”

——

  钢琴家的名声大噪,但他依然每晚上会来这个临海的森林。
  他曾经问过精灵,为什么其余人看不见她,精灵的回答是:
  “因为他们不是你。”

——

  精灵的身体似乎日渐的消瘦了,钢琴家每天晚上都在叮嘱她一定要好好的。
  她却只是默不作声的点头。
  直到有一天,钢琴家似乎也早就预料到了有那一天的到来,他们终将面临分别。
  碧绿色的眼睛里充满了伤痛和爱意,精灵就坐在他的旁边。
  “今晚上最后一支舞,我想听我们第一次遇见的那首曲子,可以吗?”
  钢琴家握着她的手越发的紧了,最后却又松开,“好。”

——

  风吹过树叶,沙拉沙拉的声音伴着琴音,钢琴家目不转睛的看着精灵,生怕她下一秒就消失在眼前。
  钢琴家的琴音忽然中止了,曲子只弹到了一半,精灵也随着音乐停了下来。
  “为什么不继续弹?”
  “我觉得我一旦弹完这首曲子,你就会消失了。”

——

  “可是你不能一直不弹钢琴的。”
  精灵最后只留下了一个吻给钢琴家。
  “答应我,这是最后一次见面。”
  “好,答应你。”

——

  琴音继续响起,午夜的精灵随风起舞,最先隐匿的是她的翅膀,接下来是她轻盈起舞的身姿,最后是她那双让人着迷的眼瞳。
  她最纯净的笑容,最美丽的面容以及最动人的舞姿,都随着音乐一起消散在风中。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时,世界安静了。
  精灵消失了。
  只有风的余响和布满繁星的夜空。

  “我爱你。”
  “那么……你到底叫做什么?”
  没有人回应他,全世界都变得安静了。——

  “咚——咚——”遥远的钟声响起来了,钢琴家站起身来,离开了森林,离开了森林里面的钢琴。
  他的事业蒸蒸日上,人们时常讨论着他的曲风,为何会忽然从轻快的曲调变为忧伤和神秘。
  直到有一次,有人觉得他在演唱会上弹琴的时候,身后有人在随着音乐起舞,萤火虫飞进了会场,转了两圈,又离开了。
  不过有人在跳舞,也只是一个瞬间的错觉罢了。

——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精灵的存在吗?”钢琴家在一家餐馆里吃着饭,对面的友人忽然发问。
  他手顿了顿,脑中一晃而过的女子,不由点头,“信。”
  “哈哈哈,他们都不相信,果然天才就是有不同的地方吗?我听说精灵这种东西,是可以实现人们愿望的存在,不过需要牺牲掉自己的性命什么的,想想也不太可能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吧,哪个人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成全别人……哎等等,你不吃了吗?”
  钢琴家猛的站起身来,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快要天黑了。
  他摇了摇头,勉强的笑了笑,“不了,我还有急事。”
 
——

  月光降临大地,钢琴家来到了临海的森林。
  他走到最高的那棵树下,那有一架钢琴,钢琴已经布满了灰尘,他似乎可以透过钢琴看到当初那个少年失意的坐在树下,无意中的脱口而出,“如果我能成为全部人都熟知的钢琴家就好了……”
  是啊,他现在就是全部人都熟知的钢琴家。
  钢琴家的手抚上琴键,琴键的声音依然清脆,他坐了下来,指尖在琴键上跃动。

——

  萤火虫聚集了起来,像是在跟天上的繁星较劲,它们跟随着风在旋转,仿佛有个人在翩翩起舞。
  琴声在森林的深处再次响起,他听到了自己过去的全部。
  只是此时,缺了个人坐在树梢上,说一句,“真好听啊。”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弹的曲子。
  曲子结束之后,世界又恢复了安静。
  “我爱你。”
  “……我想知道我爱的人叫什么名字。”

——

  “我叫……‘月’。”
  萤火虫们全部消失了,跟着那个熟悉的回答,熟悉的声音。
  钢琴家呆愣愣的看着那架钢琴,她叫做月。
 
——

  后来,举世闻名的钢琴家在某一次记者采访中谈到,这个世界是否存在精灵。
  “当然存在。”
  “我的灵感,我的爱和从不间断的思念,都给了一个叫做‘月’的精灵。”
  “我爱她。”
  粉丝因这次谈话,给予钢琴家别名,“妄想症钢琴家”

——

  那么,到底“妄想症钢琴家”所说的话是真是假?

—end

说明☆文章是《月光》(cover金弦)黄师傅HBY的歌曲衍生文章

评论

热度(11)